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第一眼看上去,整个大楼就像一大堆堆在一起的滚筒洗衣机。而实际上,应该说它是日本独有的胶囊旅馆的概念在实践中达到的极致:整座公寓都是由一个个胶囊房间所组成的,而这些胶囊房间的数量达到了140个。

它有两个核心支柱,140个胶囊房从下到上附着在支柱上面。这个外表看起来十分奇特的建筑叫做中银胶囊塔,坐落于东京银座。不幸的是,作为一个长期存在的地标,它的未来却岌岌可危。幸运的是,现在有一群决心拯救它的人。

先来介绍一下历史。中银胶囊塔的设计师是日本战后Metabolism(新陈代谢)建筑运动的先驱之一,著名建筑大师黑川纪章。黑川的理念是:人们应该保持旅行而不是在某处安定下来。基于这个想法,黑川希望胶囊塔的每个胶囊房都是可拆卸的,从而使得用“新”替换“旧”成为可能。此外,出于同样的理念,黑川想要赋予这些胶囊以移动性。

这个概念听起来像龙珠的“万能胶囊”(Hoi-Poi Capsules),但遗憾的是,黑川的这两个想法都没有实现。中银胶囊塔于1972年竣工,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这座建筑已经变得相当破旧,而这正是黑川最初所希望阻止的。虽然关于中银的未来目前还不甚明朗,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如果哥斯拉再回到东京,如果它也喜欢玩叠叠高积木游戏,那我知道他会在哪里度过一段愉快的游戏时光(笑)。


一件稀有的建筑遗产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胶囊塔下


尽管这座独特的建筑是日本新陈代谢派建筑运动的珍贵遗迹,但它曾一度面临被拆除的危机。

它的所在位置实在是太金贵了,位于银座——日本地价最高的地方,一平方米的平均价格是2608万日元,所以胶囊塔的一些业主计划将这个建筑改建为更有价值的东西。实际上在2007年,他们就决定拆除中银胶囊塔。多亏了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引发的经济低迷,该计划后来被取消了。

从那时起,中银胶囊塔的拥趸们便聚集在一起,最终开始了一个名为中银胶囊塔保护・恢复的项目(中銀カプセルタワービル保存・再生プロジェクト)。前田達之是这个项目的代表。


一个拯救中银胶囊塔的项目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The Project



该项目开始于2016年3月。项目成员们认为,无论以何种方式,为中银胶囊塔聚集人气,吸引粉丝才是头等重要的。虽然公寓不对公众开放,但项目组成员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提供塔内参观服务。此外,早在2015年,他们就众筹了一本名叫「銀座の白い箱舟」的画册,主要介绍胶囊塔和胶囊塔的居民。

该项目还创建了“胶囊银行”(Capsule Bank),将有兴趣购买胶囊的人和想出售胶囊的人配对,通过信件或电子邮件安排会面。

更重要的是,在2015年,ICOMOS(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参观了这个非常独特的建筑,并意识到它的价值——甚至暗示了它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世界遗产。如果真的可以,那就太酷了。


胶囊塔的内部

我是在2016年6月份去参观的中银胶囊塔。因为慕名已久,我大概提前三个月就在Airbnb上预订了房间(现在已无法预订),价格应该是500多人民币,房东就是底下图片里这位Masato先生。遗憾的是,Masato先生的胶囊屋没有热水和空调,所以没有办法在里面住宿一晚。为了弥补我的遗憾,Masato先生后来带我参观了他朋友的胶囊屋,里面设施比较完善,我因此得以拍得一些纪念照片。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房东Masato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Airbnb页面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大窗户


当我打开门,一个可爱的,迷你小房间呈现在我面前。它比我想象的要宽敞得多,而且内部还有相当大的存储空间。

胶囊的内部是由日本建筑师阿部暢夫设计的,他本人是一个狂热的帆船爱好者。他从他狭窄的帆船小屋中获得了这个极简主义的房间的设计理念。在一次采访中,阿部说他不认为帆船是交通工具,而是像衣服一样,所以他并没有怎么去考虑空间。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洗手池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冰箱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桌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电视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相反,他最主要关心的是他想要达到的功能。显然,胶囊房内部装修的承包商最常接收到的需求是船舶和飞机的内部装饰。

Masato说,我参观的房间就是40年前的原封设计。房间装饰有极简风格的多用途柜子、内嵌电视、收音机、开关、闹钟等,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简单讲一件轶事:在最初设计的房间里,阿部设计的床上连有一把椅子,黑川不喜欢这个主意,他认为这让铺床变得很困难。

Masato还跟我介绍说:“胶囊房间面朝不同的方向,但它们结构都是一样的。而且它们是用铁板做成的。房间面积约10平方米,天花板高度略大于2米。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卫生间,所以生活区实际上要小一些。”

“由于房间是由铁制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生锈腐蚀,这是个大问题,因为如果铁开裂,水就会渗进去。天花板由石膏板制成,中间的隔热材料为石棉。我们都知道,如果石棉暴露在某个地方,那个特定的区域就会变得十分危险。”

“有些房间已经有石棉暴露,所以才有人说这是一个危险的建筑,这实际上也是2007年决定拆除的一个原因。”所幸的是,大多数房间没有暴露的石棉,它们是完全安全的。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虽然理论上说胶囊中的石棉隔热材料处理起来比较困难,但项目组还是提出了一个计划,用管道将石棉材料封闭起来。事实上,该方案于2016年11月在B栋10层的一个房间成功实施。


住在胶囊里是什么感觉

因为没办法体验,只能问问Masato是什么体验了。

“尽管现在有越来越多的20多岁到30岁出头的年轻的单身居民,但胶囊塔最初其实是为商人们设计的,特别是那些出差工作到很晚,需要一个地方睡觉的人。”因此,胶囊公寓一开始只有浴室,没有厨房,后来一些新主人安装了小厨房。

最引人注目的独特的圆形窗户是由两块玻璃组成的,但是只有里面的窗户打开。Masato认为这使得房间非常密闭,这对隔音和隔热有好处,因为当里面的窗户关上时,窗格之间会有一层空气。因为太安静了,这里可以作为安心创作的一个很好的环境。他告诉我,有些报社记者有自己的“胶囊”,他们经常来这里写作或编辑文章。

Masato回忆起他在这里时的旧时光,他喜欢这里的安静,睡觉很舒服,不过他更喜欢在地板上铺着地毯。现在几乎每个胶囊房间都有不同种类的地板:一些是层压材料的,一些是硬木的或铺着地毯的,甚至还有榻榻米的。

一些老居民把胶囊房当成了音乐室,但Masato还至今没有听到任何音乐。因为结构特殊的缘故,每个胶囊房就像漂浮在空气中,只有一堵墙附着在柱子上,这意味着没有胶囊房间之间是不想接的,这对抑制噪音有很大帮助。

由于密封性很好,夏天如果没有空调,胶囊房间可以达到40°C。至于网络,这里大多数人都使用口袋Wifi。

Masato说,基本上住在这里的人都热爱这个建筑,所以他们很容易成为朋友。有时他们会在一个胶囊房间聚会,他们称这个聚会为カプ飲み,或“胶囊酒会。”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装逼照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中银胶囊塔——复古的未来居住空间


模型



租用或购买

读完这篇文章,你可能会有强烈的欲望想要去参观这栋楼。非常不幸,两年前Airbnb在中银就已经被禁止了——但你仍然可以每月租一个胶囊房,月租是70000日元,这个价在银座应该说比较合理了。

另外,你还可以通过购买来保护胶囊塔。即使不是日本人也没关系,如果感兴趣,可以和这个项目组的人联系。负责人前田说:最近中银胶囊的房价有所上升,现在购买一间,根据房间的保存状况大概需要6 – 8百万日元,平均大约是600万日元(截至2016å¹´3月)。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脱社畜日记

tunnel worm

1957年,百事可乐公司陷入了品牌创始以来最大的认同危机。尽管百事的市场营销人员做出了很多努力,百事可乐的销量还是被其最大的竞争对手、饮料市场一直的领导者可口可乐(Coke)超越了将近六倍,而且这还是在当时百事可乐的售价只有可口可乐的一半的情况下。

在那时候,可口可乐可以说是无可匹敌。它成功地让美国人民相信,通过一个小小的玻璃瓶,他们能够捕捉到美国生活中一切美好、健康的东西。这种对单纯的竞争地明显超越,让任何一个信奉美国例外论、拥抱社区意识的美国人、甚至是圣诞老人觉得,喝可口可乐以外的任何东西都应该被认为是异端邪说。

让产品使你变更好

1963年,百事聘请了一位名叫Alan Pottasch的年轻广告主管来尝试挽回颓势。即使说得委婉点, Pottasch的任务也是相当艰巨的。因为他需要重振一个品牌,而且需要与史上最成功的商业公司展开竞争。当时,可口可乐在所有消费者驱动的产品类别中都超过了百事可乐,但两个品牌在化学成分上却几乎完全相同。因此,Pottasch做出了一个后来成为标杆的决定——正如他所说,“……停止讨论产品,开始关注用户。”Tim Wu(吴修铭)在他的书The Attention Merchants里提到这个决定:

[Pottasch] thus conceived of marketing Pepsi without reference to its inherent qualities, focusing instead on an image of the people who bought it, or should be buying it.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个品牌决定关注购买其产品的消费者类型,而不是专注于推广产品本身。除此之外,百事公司还提出了一个群体的概念,即不受大众媒体操纵、不被消费主义信息左右的全新一代。这一群体后来被称为“百事一代(The Pepsi Generation)”。


“百事一代”是非常具有革命性的,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一个品牌通过关注消费他们产品的人来说服人们购买他们的产品。而在此之前,可以说没有哪一代人如此渴望超越自我——即逃离消费主义的思维模式,实现真正的独立思考——因此百事可乐宣扬的信息,喝我们的产品并做到这一点(drink our product and do exactly that),应该说是最在完美的时刻触达了最正确的群体。

Tim Wu(吴修铭)关于这个campaign取得成功的评价:

For us to name and claim a whole generation after our product was a rather courageous thing,” Pottasch would later remember, “that we weren’t sure would take off.” But his intuition would prove correct. “What you drank said something about who you were. We painted an image of our consumer as active, vital, and young at heart.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百事可乐通过这个campaign夺得了可口可乐手中相当大一部分的市场份额。尽管这个campaign非常具有革命性,但其获得成功的秘诀却非常简单。正如吴所指出的那样,“欲望最自然的终点是消费。”换句话说,这场运动只是重新设想了人们的欲望。这一代人渴望摆脱消费主义,而百事可乐通过拥抱消费主义来说服他们去这么做——毕竟,购买百事可乐也是消费主义的行为——这也证明了这个campaign的成功。那些购买百事可乐并成为“百事一代”成员的人过去一直在寻找的是一种全新的感受方式,而并不是要追求一种新的饮料。百事可乐的天才之处在于它找到了一种兼备两者的方法。


百事这场campaign的深度有两层。首先,它成功地重振了一个濒死的品牌,使得百事免于被20世纪最强大的商业品牌——可口可乐(Coke)在初轮较量中淘汰。更深层的是,即使是几十年后,也几乎不可能找到一个伟大的品牌不曾采用过百事开创的战略,即:贩卖的不是产品,贩卖的是是消费者成为更好的自己。

看看苹果公司的做法。作为一个苹果用户——就意味着会“Think Different”(至少在乔布斯时代是这样)。鉴于现在苹果产品越来越同质化以及越来越不鲜见,很多人可能会嘲笑以上这种对苹果用户的描述。但这些批评人士忘记了一件事情:人们之所以购买某样产品并不都是因为这些产品能够做什么,而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可以用这些产品做什么——或者他们能够想象自己能用产品做什么。这一理念甚至渗透到苹果的零售策略中。你会看到,苹果的员工永远不会向你展示一个产品是如何工作的,他们会让你自己使用它,迫使你熟悉它。在苹果看来,多种多样的产品选择永远不会像让你得心应手的某一类产品一样吸引你——而苹果选择了更多地关注后者。

让产品使你变更好

三星也从很多惨痛的教训中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产品特性的推广上,而不是去关注使用这些特性的人。所以,现在的三星开始避免炫耀处理器的速度或者屏幕的惊艳程度,因为他们明白了99%的人并不在乎这些;消费者真正关心的是自己——是如果他们使用三星的产品,他们会成为什么—— “makers, directors, creators,”用Casey Neistat的话来说:Be like us. The solution?Buy a Samsung.

不只是科技公司,阿迪达斯(Adidas)和耐克(Nike)都曾这么做过。而星巴克通过出售像独角兽星冰乐这样的饮料来尝试做到这一点。独角兽星冰乐这种饮料可以说是“中看不中喝”的典型,这并不令人意外。虽然一种味道不佳但很好看很上镜的饮料对于非年轻人群体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但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大多数人都想要去追捧。这是为什么?

就像百事深知他们永远无法在产品层面上与可口可乐竞争一样,星巴克也深谙这个道理,在2018年,最重要的不是产品本身,而是产品能够让消费者在朋友圈看上去怎么样,乃至现实生活中能够给消费者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无论你认为这一届千禧一代怎么样,是自恋,自私也好,虚荣,直言不讳也罢,有一点是十分清楚的,即:由于社会化媒体和互联网的普及和发达,我们这一代比其他任何一代,对于自己是如何被他人认知的这件事更加在意,也更加敏感。无论这个他人是朋友,家人,学校同学,工作同僚,还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人。

社交媒体被普遍认为促进了身份认同政治,但我认为它正在导致更深层次的问题:身份瘫痪。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被迫始终关注于自己的言行举止——甚至包括那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我们穿的鞋子,或是我们乘坐的航空公司——都将反映出我这个人。由此可见,我们这代人也会被那些让我们感知到自己想要怎样看待自己的品牌所吸引,即便我们想要怎样看待自己,往往也只不过是我们希望外界所持有的对我们自己的看法而已。就像星巴克的独角兽星冰乐一样,我们把外在的感受放在了其他一切因素之上。


有鉴于此,我认为,分析师在评估一家公司的价值时,通常会忽略人们在品牌背景下的感受这个指标。而“这个指标”不会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讨论,也没有办法在资产负债表上衡量。但这或许是因为它才刚刚开始变得至关重要吧;毕竟,百事公司开创的先河也只是50年前的事。在那以后,在社交媒体的助攻下,消费者对他们所使用的产品的认知程度远远超过了百事可乐当初的想象。所以说,在这个消费者极度敏感的时代,最成功的品牌将会是最会让消费者以他们想要的方式来看待自己的那一个。

始发于知乎专栏:季清秋

2535838425

2010年,7- 11日本找到知名平面设计师、创意指导、艺术指导佐藤可士和(Kashiwa Sato),希望他能够帮助完成7-11品牌重塑的计划。为了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佐藤为这个日本最大的便利连锁店品牌制定了一套设计策略,他称为“iconic branding”。“这与他为优衣库(Uniqlo)和NTT Docomo等其他知名客户服务时所用的解决方法是相同的,但这次的关键是要确定一个核心信息,然后为之设计一个 icon,最后将信息跨越障碍传递出去。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作为(561) 264-2188的一部分,佐藤重新设计了超过1700件物品,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仅仅是这些,在第二年佐藤帮助策划了7-11私人品牌,第三年一举推出了7-11咖啡“Seven Café”。他的创意带来了创纪录的销量。Seven Café也创造了一种社会现象,并在一年内将7- 11推上了日本顶级咖啡销售商的位置。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重塑品牌战略的价值很难量化,但对于这样的长期案例的研究有助于进一步了解设计的价值。设计师平野友规试图通过查看公司公布的销售数据来量化这种价值。下面的第一个图表显示了与品牌重塑前和品牌重塑后两个时期相比的销售增长轨迹,应该说销售额增长加快,品牌重塑取得了较大成功。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charts created by Hotoki Hirano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日本7-11的品牌重塑

始发于知乎专栏:季清秋

8587768730


马克·吐温有句名言叫:“事实比小说更离奇。”但这是因为小说需要坚持合理性,事实却并不需要。的确,其实我们周围处处都是古怪和戏剧性的场景。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环顾四周,集中注意力。但东京街头摄影师Shin Noguchi却拥有一种特殊的技巧,总是能捕捉到日本街头的那些激动、美丽和人文主义的非凡时刻。从2010年开始,Shin Noguchi就一直不停地记录着这些场景,并把它们收集到一个叫做“Something Here”的项目中。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Nishishimbashi, Tokyo (Aug 2010)


每一张照片背后似乎都有着一个故事。Noguchi的照片提醒我们,与精心拍摄出来的电影相比,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时刻有时会显得更加美丽,更加充满人文主义色彩。好像总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对于Noguchi来说,拍摄这些照片是他伸出手对那些被摄体说“你并不孤单”的一种方式。


一位我很喜欢的Street Photographer,用的相机和镜头是Leica M9-P/M6 cron 35 mm Lens. 

推荐关注他的个人网站:/www.shinnoguchiphotography.com

他的Instagram:@shinnoguchiphotos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Omachi, Kamakura (Dec 2011)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Yuigahama, Kamakura (Dec 2011)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Shibakoen, Tokyo (Jan 2012)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Hase, Kamakura (Sep 2012)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Shibakoen, Tokyo (Jan 2013)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Shibuya, Tokyo (Aug 2013)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Minatomirai, Yokohama (Nov 2013)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Komachi, Kamakura (Feb 2014)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Shimbashi, Tokyo (Sep 2014)



Shin Noguchi的古怪街头写真


Asakusa, Tokyo (Apr 2016)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脱社畜日记

603-729-1146

日本设计师大村 卓(650-670-3290)经营着一个有趣的项目,他称之为“试错”(901-279-2860)。大村将常见的公司logo,通过想象它们是3D的形状来转换成实用的物品,用3d打印机打印出原型。你可能还没意识到,Adobe的logo其实就是一个衣架,Playstation的logo就是一个书挡。

3d logo
Adobe logo 衣架

3d logo
Adobe logo 衣架

3d logo
PS书挡

3d logo
PS书挡


3d logo
不同日本便利店logo做的橡皮擦


3d logo
三菱logo电风扇


3d logo

3d logo
Maruchan, 方便面品牌的logo 实用的夹子


3d logo

3d logo
咖喱品牌logo的不同大小的碗碟


3d logo

3d logo
西濃運輸公司的袋鼠logo 完美的梳子

始发于知乎专栏:季清秋

606-459-0877

苹果已经确认本月25日,京都Apple Store将开门营业-Apple’s new Kyoto store。在这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苹果是怎么做branding的。

让我们边听京都官方歌单 unpaged 边看以下的内容吧。

京都Apple Store

新Apple Store位于京都的下京区,这是一张确切位置的5806763424。这家店的整体形象似乎从京都的传统格子建筑中汲取了灵感。“自古以来,思想和创造力就像格子一样交织在一起,不断创造出新的文化。”苹果称这家店是创意和创造力的交汇地。

京都Apple Store
    京都Apple Store

      京都Apple Store

      京都Apple Store
      京都Apple Store

      始发于知乎专栏:季清秋

      恋爱的行星

      在日本,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一件事就是和日本人谈论外国电影。并不是说日本人不看外国电影,也不是说他们没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只是他们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搞清楚你和他们说的到底是哪部外国电影。不管是电影主题曲还是片名,日本国内的电影发行商都习惯给这些电影改一个“houdai”(邦題)——即“日语电影标题”——以此希望能够增强对日本消费者的吸引力。显然,对电影名称的原文进行精确的翻译并不符合他们的工作习惯。他们想出一些更“夺人眼球”的标题,以吸引尽可能广泛的受众。据说,美国人现在也开始效仿这样的做法。

      但在日本,为了营销目的而重写电影片名是一种广泛而根深蒂固的做法。经销商们首先去掉所有包含隐喻或抽象的词语,然后用特定的、直白的词语来替换。如果电影的故事情节里有爱情的元素,无论多还是少,都要在标题加进恋, 愛、心、 ハート(heart)这些词。

      例如:

      1. Chariots of Fire(烈火战车) –>「炎のランナー」 (The Runners of Flames 火焰的奔跑者)

      2. Dead Poet’s Society (死亡诗社)–>「いまをいきる」(Live the Today 活在当下)

      3. Dazed and Confused(年少轻狂) –>「バッド・チューニング」 (Bad Tuning 坏调音)

      4. Before Sunrise(情留半天) –>「恋人たちのディスタンス」 (The Lovers’ Distance 恋人的距离)

      5. 重慶森林 (Chungking Express/Jungle) –>「恋する惑星」(Love Planet 恋爱的行星)

      还有一百万个类似的例子——一些是合理的,一些是莫名的。

      《重庆森林》日文标题被译作「恋爱行星」,这样翻译是有意义的,因为你不会指望约会的男女去看一部标题里有“重庆”的片子。如果《The Partridge Family》里的歌曲没有被翻成「悲しき初恋」(“悲伤的初恋”),而是保留 《I Think I Love You》,估计也不会有这么多拥趸了。

      也许韦斯·安德森会喜欢他的电影《青春年少》( Rushmore)被翻译成「天才マックスの世界」(天才马克思的世界),但这些标题的变化似乎反映出另一个在日本社会中相当明显的问题:企业很少关注消费者的需求。在这种崇尚低风险的文化中,发行商担心影迷会只根据片名来选择影片。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脱社畜日记

      4086872942

      在日本,经常可以见到汽车上有一种贴纸,左边为黄色,右边是绿色,就像一片树叶一样。实际上它是出于安全考虑而被发明出来的。它可以揭示出坐在车里的驾驶员的驾驶水平。

      日本采取细微的方法来表明经验水平,有代表性的就是初心者(新手)或若叶(“绿叶”)标志。 日语官方称为「初心運転者標識」(新手驾驶员标示”),这个黄绿色标志让其他司机在遇到有该标志的车辆的情况下保持谨慎。新手们在拿到驾照的一年时间内都必须贴着这个若叶标志。一年过后,如果驾驶员愿意,则可以保留更长的时间。


      还有一种叫「高齢運転者標識」是专门针对老年人驾驶员的。政府鼓励年龄较大的司机,在他们的车龄达到70岁的时候,将老年驾驶员标示贴在他们的车上,并在他们年龄到达75岁时要求必须这样做。另外该标记还可以让他们进入特别指定的停车位。


      若叶标志

      在1997年到2011年,日本一直沿用了上图的标志。但是2011年以后,标志变成了如下图所示的四叶形状。


      若叶标志

      因为对于原来的标志,有人指出太像秋叶,落叶或者枯叶,有一种不太好的隐喻意味。


      若叶标志

      如今,若叶标志成为了潮流与时尚(如上图所示),在其他地方它们也被用来表示经验成熟度。而有些司机喜欢贴上高龄者标志以显示他们经验丰富。


      若叶标志


      JDM fandom

      除了这些表示驾驶经验的标志,日本人还有用于残疾人和聋人的非常规和取材于自然的标志。

      四叶三叶草标志使用熟悉的白色蓝底表示残疾。

      若叶标志

      这个标志与国际通用的“坐在轮椅上的人”(International Symbol of Access)标志是不一样的。


      若叶标志

      据说,这种偏离反映出这一标志意图涵盖比ISA所暗示的更广泛的残疾。


      若叶标志

      这个标志将两个抽象的耳朵结合成蝴蝶的翅膀,表示聋哑司机。


      在世界其他地方,L字牌(表示学习)和P(表示临时)字牌具有类似的作用(具体取决于某个国家的道路规则)。

      然而,许多解决方案似乎是超脱的,它们旨在实用,但缺乏令人愉悦和微妙细致的感觉。 相比之下,日本贴纸在实际设计中展示出美的意识 – 它们也为我们在开阔马路上的非人际交往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人性。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脱社畜日记

      903-880-1805

      日本人是这样理解他们自己的街头文化历史的,即认为历史是由一群年轻的“群体”不断演进而来,他们以一种特定的风格占据街头几年的时间,然后消失得和他们的出现得一样仓促。“群体”在作为时代精神的人类代表时通常是有意义的——例如,在1960年代末出现的疯癫族嬉皮士或是泡沫时代Bodicon(ボディコン)的女孩,但通常他们只成为历史上的怪现象而已——例如みゆき族,只存在于1964年夏天的几个月。但无论如何,总体上文化群体会比较迅速地兴起和消亡,为下一个文化群体现象的出现腾出空间。


      看过这些短暂的潮流文化,我们又该如何看待长盛不衰的辣妹(Gyaru)文化呢?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到2010年左右达到一个新的高峰,gyaru已经以不同形式存在了20年。尽管风格已经发生了多次巨大的变化,并且已经分裂出不同的派别,但有一些原则性的东西仍然是比较稳定的:头发染成栗色和深金色之间的颜色,相对性感的衣服,年轻化,喜欢在涩谷109闲逛购物,以及拥有一种普遍的“野性”的态度。


      许多人认为,长期存续并占据主导地位的gyaru文化是日本经济低迷状态的表现,日本经济无力发明和推动新的时尚风格。然而,仔细观察一下几十年来辣妹们的服装和化妆品的实际变化,2012年的gyaru看上去几乎与2000年的gyaru完全不同,更不用说和1992年的gyaru相比了。换句话说,Gyaru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单一的群体或亚文化,而是一种类似“风格流”的东西——每一个典型都在影响着下一个,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gyaru的造型已经从1995年相对自然的kogyaru女学生造型变成了2000年令人震惊的ganguro造型,再到2008年的koakuma美女造型。虽然她们之间非常不同,但她们都认为自己是“gyaru”,在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中也都被理解为“gyaru”。


      这种与时俱进的能力可能是gyaru运动演进的核心力量,但这种转变并非仅仅只是时尚表面上的变化。最关键的是,gyaru的阶级构成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变化。Gyaru的风格一开始代表那些东京私立学校里有钱的女孩有些叛逆的着装风格,但最终却成了非城市的工薪阶层不良少女的风格,中间还无缝地融入了酒吧陪酒女风。因此,可以说gyaru是一个完美的研究案例,可以了解日本的潮流风格是如何通过大众媒体传播从富裕阶层流向中产阶级,最后由工人阶级借鉴和重新概念化的。


      本系列共分四部分,试图探究gyaru风格的起源、风格的变迁的本质与机制,以及各历史阶段变迁的社会背景,希望可以写出一些新东西。


      Kogyaru之起源: 1991-1993


      现在关于gyaru首次出现在涉谷街头的确切日期或是年份都已不可考,她们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某个时候,日本街头开始出现一群高中女生,她们留着棕色头发,穿着短裙,皮肤略黑,手里拿着欧洲品牌的奢侈包包,戴着巴宝莉(Burberry)的围巾。这便是kogyaru(コギャル)的出现。


      在过去,大多数的年轻时尚群体都是按照媒体上的时尚教程来打扮自己的。但对于涩谷的gyaru来说,她们的时尚风格却自成一派。事实上,kogyaru文化的形成是日本八十年代后期四个流行趋势所到达的最高峰。这四个趋势分别为:“gal”派对女孩文化的形成,涩谷渐渐崛起成为时尚和夜生活场所,Teamer派对活动组织者团体的出现,女学生的制服自豪感。 这篇文章将探讨些流行趋势对于kogyaru文化形成的影响。

      注意:在kogyaru文化形成之前,“gyaru”(ギャル)这个词代表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女性分类的概念,虽然含义是相关的,但是正如我在下面解释的那样,如今的gyaru文化不应该被混淆为pre-kogyaru的版本。 为了明确区分,我在kogyaru文化出现之前的文本中使用英语单词“gal”作为ギャル的翻译,在kogyaru文化出现之后使用“gyaru”。虽然这两个词的日文原意没有差别,但是,区分开来使用对于理解当代这个词用法的细微差别是必要的。

      爱玩的女孩

      “gyaru”这个词(ギャル)-是英语单词GAL的日语发音。1972年,作为Wrangler牛仔裤子品牌的名称,ギャル第一次出现在日语中。1979年沢田研二(Sawada Kenji)的一首歌曲中,“gal”一词出现在歌名当中,之后,“gal”逐渐被用来表示那些社交活跃、思想相对肤浅的年轻女性群体。和挑剔的,势利的,出身优渥的大小姐类型的女孩相比,Gal的性格显得随和有趣。社会学家難波功士在1989年的一项调查中发现,日本一般的年轻女性认为“Gal不在乎自己的男人是否有钱或是出身有多好,她们追求时髦的外表、衣着和行为举止,她们很快乐。换句话说,Gal都是party girl。

      20世纪80年代,《Gal ‘s Life》、《(Carrot Gal》、《Popteen》、《Kids》和《Elle Girl》等杂志开始定位并希望代表这个女性群体,提供比《JJ》、《CanCam》以及《olive 》等中上阶层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杂志更多的关于青少年性行为的文章。虽然这些杂志并没有明确地以yankee(如乡下的、工薪阶层的少年犯)的美学为基础,但它们确实为日本青少年提供了一种更为务实和包容的观点,与更有钱、声望更高的竞争对手不同,这些杂志并不鼓励日本女性去模仿欧美的生活方式。但是,1984年,当日本国会把这些杂志挑出来加以批判其对年轻人造成不良影响时,“gal”进一步被刻板地定义为“滥交”,“gal”这个词也由此渐渐包含了不好的联想。男性杂志更加强化了这种偏见,因为他们直接拿“gal”这个词来形容在具有性挑逗内容的深夜节目《All Night Fuji》登场的年轻女性。

      随着日本进入泡沫时代,“Gal”一词开始代表一个特定的消费群体,主要指年轻的办公室女性白领(OLs)。“Gal”在媒体上被描绘成穿着紧身服装在舞厅升降表演台上跳舞的人。1993年,记者山根 一眞写了一本书,名为《ギャルの構造》(The Structure of Gals),试图解释和颂扬这一类夜生活丰富,水性杨花的女性群体。然而,对于社会上的大多数人而言,“Gal”这个词代表了迪斯科舞厅里的派对女郎,从这里我们终于发现了“gal”与现代用法的直接联系。

      “kogyaru”(コギャル)的“ko”是“小”的意思,据说这个词是由夜店的保安发明的,因为他们经常会抓到打扮得老道,试图混进夜店的高中女生。“kogyaru”用来指代她们。这些“kogyaru”构成了第一次gyaru运动的核心,即使在后来的年代,“ko”一词被抛 弃,“gyaru”一词也代表了他们的后代。

      涉谷崛起为时尚中心

      如今的涉谷以现代gyaru风格的发源地和圣地而闻名,但这片区域并不一直都是日本潮流文化的发源地。作为一个交通枢纽,涩谷拥有着丰富的娱乐和购物选择。因此在整个战后,涉谷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当战后富裕的婴儿潮一代开始在东京西侧的目黒区、世田谷区、杉並区构筑他们新的中上层社会,他们的青少年后代随之被吸引到涩谷。青少年的涌入巩固了涉谷作为青年文化热门地的地位。

      原宿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是东京主要的青年时尚中心。从1985年到1988年,日本社会出现了追求DCブラント的热潮,“DC”即“designer 和 character”,这些DC品牌大多位于原宿、表参道和青山的互联区域。在这段时间里,青少年盲目地听从时尚杂志的建议,成群结队地购买Comme des Garcons和Y ‘s这样的独立品牌,购买极具设计感和前卫的服装。

      然而,在涉谷闲逛的有钱的少男少女们对设计师驱动的时尚潮流却不屑一顾,他们更喜欢悠闲慵懒的校园风格。当原宿时尚泡沫在1988年破灭、DC热潮逐渐消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新兴的涉谷风格,即后来的”渋カジ(shibukaji-Shibuya Casual)。突然间,所有的生活时尚杂志似乎都忘记了高端时尚设计的概念,开始歌颂拉夫·劳伦(Polo Ralph Lauren)海军蓝上衣(navy blazers)、李维斯501 (Levi’s 501)和乐福鞋(loafers)等大众品牌基本款的优点。与此同时,拿着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和香奈儿(Chanel)的手袋的有钱的涉谷女孩们,她们的穿着却休闲而不讲究。给人的整体感觉是一种有钱人的淡定和漠不关心——虽然也拥有那些正确的、保守的品牌,但她们看起来不像是真正关注时尚界。在追求财富积累和歌颂欲望的泡沫时代,这些富有的孩子让日本的年轻人相信,他们才是真正的时尚领袖。

      然而很快地,来自日本各地的中产阶级的少年们成为了shibukaji 的专家,这要归功于《Men ‘s Non – no》以及《Hot Dog Press》等杂志上的穿搭教程,他们的涌入给整个群体的外观带来了有机的变化。“美式风格”不仅仅局限在美国东海岸,还包括了印第安人和西海岸。对于男生来说,着装风格分成了两大阵营。一种是キレカジ(きれいめカジュアル的简称,大概就是清爽干净的休闲风格),另一种更加叛逆的风格,和乐队Guns’n’Roses的风格比较相似。而在后来,后一种风格开始主导整个街区,这个团体后来被称作チーマー。

      Teamers / Chiimaa(チーマー)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顶尖私立大学的社团就一直有举办校际迪斯科舞会的悠久传统,而且经常能够得到场地甚至广告赞助商的大力支持。上世纪80年代末,涉谷成为东京年轻人的社交中心,一些精英大学的大学生和高中生利用这个街区的人气,开始在涉谷的一些俱乐部举办派对。派对以“team”的名义举行,在“team”里的成员被称为“teamer”(チーマー)。“team”成员一般都来自富裕家庭,但他们显然都有些不良的气质,因为他们把所有时间都花在组织地下的舞会上,而不是去读书。不举办派对的时候,他们会在中心大街闲逛,或者开着自己的豪车去找女孩子。

      他们的一些小的不良行为都得到了容忍,直到有一天“チーマー”成员发现自己越来越多地被卷入地盘的冲突当中。1991年到1992年,最暴力的成员引发了一系列恶性事件,导致一名大学生和一名流浪汉死亡,还有许多人受伤被送进医院。作为回应,执法部门开始严打,夜店俱乐部对未成年的派对组织者也不再那么宽容。整个“チーマー”群体以及涉谷运动开始有了非常负面的名声,这个群体也渐渐被历史遗忘。

      “チーマー”最终成为了昙花一现的运动,如今已在流行文化史上被遗忘,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个男性主导的运动里几乎没有存在感的“チーマー”们的女朋友们,却是留下了持久影响力的群体。这些“チーマー”身边的女孩花很多时间做晒黑沙龙、并把腹部晒成棕色。她们喜欢洛杉矶风,穿着LA Gear运动鞋。paragyaru这个词后来被用来形容穿着透明薄纱宽松裤的gal,para就是paradise,至于为什么是paradise,说法已不可考。Paragyaru从来都不是主流文化,甚至连知名的亚文化都不算。但它们帮助催生了冲浪女孩(surfer-girl)的元素,这些元素后来成为了kogyaru风格的标志。

      更重要的是,kogyaru的第一个成员是chiimaa圈子里的一些年轻女孩。原《egg》 杂志(女性时尚杂志)编辑Yonehara是如此形容最初的kogyaru的:“她们是与坏男孩(chiimaa)在一起鬼混的庆应大学及一些私立高中的女学生”。也就是说,第一批的涩谷的kogyaru实际上是chiimaa的女朋友们。

      女生校服改革

      之前解释了为什么涩谷的叛逆女孩更喜欢晒黑的皮肤,路易威登的包包,以及略微性感的服装,但是kogyaru最重要的时尚创新实际上是她们对女学生制服的接纳与改进。在这个亚文化最典型的形象中,kogyaru穿着一件褶裥格纹女学生裙,裙长极短,与标准的weejun乐福鞋和厚重的白色“宽松袜子”相配。这种打扮强调了裸露的大腿和她们的年轻感,尽管迄今为止大多数社会分析都集中在kogyaru制服的性别化改造上,但还是有必要问一个更基本的问题:为什么时髦的高中女生愿意穿的是有些强制意味的校服,而不是选择穿自己的衣服?

      在20世纪80年代初,高中女生出门逛街都会换下在学校必须穿的水手服,这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她们的高中生身份。

      然而,到本世纪末,由于出生率的下降,东京的大多数顶尖的私立学校开始面临严峻的竞争。学校董事会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聘请顶级设计师重新设计制服,使制服更时尚来吸引学生。因此,学校身份运动(SI)应运而生。该运动于1987年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兴起,当时学校要求女生穿的是西装式套装,而不是传统的、略带稚气的水手服套装。学生们显然喜欢这种改变,她们接纳水手服,并不因为学校强制穿而感到烦恼。她们会在下午或周末穿着校服成群结队地去涉谷,这也改变了整个涉谷的时尚面貌。

      早期的kogyaru大多来自最好的私立学校,这个新兴的亚文化建立在精心设计的校服的基础上,然后被女孩们添加进一些叛逆的元素。她们沿袭paragyaru的夏季穿搭风格,把裙子往上提,把齐膝的裙子做成迷你裙。“宽松的袜子”是另一种个性化的风格,受到了美国运动袜和1992年法国休闲潮中kushu kushu袜子的影响。为了进一步挑战权威,kogyaru将他们的头发从校规上规定的黑色染成一种被称为茶髪(chapatsu)的微红栗色。总而言之,她们从本质上保留了制服中最好的部分,然后创造出自己的部分。
      有趣的是,校服一直是日本不良少年的主要标志。工薪阶层阶级的女孩们也公然违反学校的制服政策,但这些不良少女不是把裙子变短,而是把裙子加长,超出规定的裙摆长度。


      最初的kogyaru(コギャル)是高中女学生和她们的chiimaa(チーマー)男友在涉谷轰趴的时候,在她们前辈风格的基础上,往制里加入了一些夏季风格的元素。虽然在社会上一般人的眼中,kogyaru们无疑被认为是“坏女孩”,但在大多数情况下,kogyaru们都很有钱——她们上私立学校,和其他一些不良的富家子弟混在一起。而这些富家子弟的出身会让他们毫不费力就能进入好大学或是找到一份好工作。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没有任何一本杂志或者哪个媒体发明了这种着装的风格,相反,它是在这个由有钱的的不良少女组成的小亚文化中有机地发展起来的。到1993年,涉谷的街道上已经有了足够多的kogyaru,也足以让人注意到这是一种新的“潮流”,但却很难说它是一种大众风格。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来看看kogyaru是如何在大众文化中起中介作用的——从性物化到道德恐慌,再到全国性的时尚潮流。


      Reference:

      アクロス編集室. ã‚¹ãƒˆãƒªãƒ¼ãƒˆãƒ•ã‚¡ãƒƒã‚·ãƒ§ãƒ³ 1945‐1995―若者スタイルの50年史 (時代を読むシリーズ) , 単行本 – 1995/4.

      荒井 悠介. ã‚®ãƒ£ãƒ«ã¨ã‚®ãƒ£ãƒ«ç”·ã®æ–‡åŒ–人類学 ,新潮新書,2009.

      千村 典生. æˆ¦å¾Œãƒ•ã‚¡ãƒƒã‚·ãƒ§ãƒ³ã‚¹ãƒˆãƒ¼ãƒªãƒ¼1945‐2000, 平凡社; 増補版 ,2001.

      難波 功士. æˆ¦å¾Œãƒ¦ãƒ¼ã‚¹ãƒ»ã‚µãƒ–カルチャーズをめぐって(5): コギャルと裏原系,*関西学院大学社会学部,2006.

      難波 功士. å‰µåˆŠã®ç¤¾ä¼šå² ,ちくま新書, 2009.


      ps:微信文章内无法放链接,原文文章可点击“阅读原文”移步我的知乎专栏。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脱社畜日记

      指差确认

      我们可以观察到,日本的列车员在工作时会东指指西指指,就好像在对某个东西催眠一样。伴随着口中的嘀咕声,更会让人感到无比奇怪。但是看上去他们并没有在特定地指向某人。实际上,这种奇怪的动作在日文中被称作「指差確認」,即「指差确认」,是一种透过身体各种感官(包括视觉、大脑意识、身体动作、口诵及听觉)并用协调,以增加操控器械的注意力的职业安全动作方法,在日本的公交系统中被广泛使用。根据调查,这种方法会使得工作失误降低百分之85。

      具体来说,列车员会用手指向屏幕和按钮,并且大声说出各个行动。比方说,在列车离站时,他们会用手指并观察轨道长度,然后发出OK的指令。列车司机会在列车起步和离开时手指轨道和仪表盘。这一系列的动作对于游客来说确实非常稀奇。


      指差确认不仅在交通运输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在工业上,如电梯业,对于人安全的保障也有很大贡献。当员工处于精神低沉或忙乱状态时,指著需要加强警觉的工序(例如正要切断电源,便指向电源开关),高声呼叫“小心触电,OK!”等口号,可将员工的安全意识水平,提升至极清醒的状态,从而减少发生意外的可能性。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脱社畜日记